DSCF3802
在中國一個平凡的小城,一位平凡的青年,一貫平凡的成長。
人生混了廿年,撈不到一張證書,日子得過且過還是快活過。
初戀女友快交了五年,握著手製造了許多回憶,卻製造不了將來。
突然,一天,媽媽對青年說,去日本好嗎?
青年很喜歡看電影電視劇,對日本香港,有一定期待憧景。但從未想過可以有這樣的選擇。
小城一向有許多來經商或作樂的日本人,原來,媽媽被看中了。
媽媽單身已久,對於再婚,一點不渴求,別說離鄉別井了。
但不為自己設想,也得為兒子,在小城待下去出路渺茫。
兩人坐下來相談。青年還是頭一次知道這世上有個地口方叫青森。
看中媽的老頭經營食物工埸,小生意,事事得親力親為,生活離不開工作,城市又不是大都會,
青年知道, 媽嫁過去不算享福。但怎樣也比原來好,找不到不去的理由。
出發前,青年有點不捨不得不分手的女友,不捨得家裡的貓。
離開時,貓精靈的看著青年。青年在想,這貓,大半輩子的光陰就給我了。

儘管只是靜靜的無言地待在一起。青年閉上門前對貓說,等我回來。


在青森的日子,青年最深刻的是蘋果。第一次吃到這麼美味的蘋果。紅皮的。黃皮的。
那甜香,隔著包裝的膠袋就湧到鼻子了。價錢一點不貴。就一個蘋果,青年便覺自己比好多人幸運。
只是,工作局限,生活圈子狹窄,青年悶到發慌。
老頭不強求,由青年走,更為青年交一年學日文的學費,作為20歲往後自我獨立,最後的禮物。
學校不在青森,在對岸的北海道。


在 札幌 的日子。開心得很。年齡相近的同學有許多。住的寮又交到日本朋友。
青年下苦功,很快地,日文會話的能力比同期的人都要高。難得,有這麼一點過人之處。
札幌 的生活,也有很多適應上的樂趣。像一個人生活,最多人會煮的就是咖哩。
一來是平,二來是簡單方便,一次做大量的冰起來,可吃一星期。
可簡單中又有微妙之處。像薯仔,菜檔常見的就有三種類,男爵、キタアカリ(kitaagari)和メークイン(mekuin)。
男爵香最重,合做可樂餅焗薯炸薯條,キタアカリ質最滑,做薯仔湯或薯仔沙律一流。
メークイン則夠耐煮,不易爛,慢慢燉做咖喱最好。專門的食物專門的研製品種,

日本四五十年前便在做了,對生活細節的講究,青年明白,不是有錢就追得上來的。

potato.jpg

(待續)